图片 1

图片 2

图片 3

前几天我去看骑士对凯尔特人的比赛,在更衣室碰到记者玛拉。

《轮到你了》之鲍仁君:我教詹皇这句中文最实用 新赛季最想专访杜兰特

詹姆斯标志性得分混剪 35岁的表现无可挑剔

今年的骑士,比不得前几年的火热,赛前更衣室里基本没有人。我跟玛拉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。玛拉今年五十多,是《阿克伦烽火报》的记者,跟骑士队有四五年了。我说以前他们报社都有两个人,今年就她自己?玛拉说,不但就她自己,她还要报道克利夫兰橄榄球的比赛。因为骑士水平差,
没什么人关心,她这个赛季不出差了,就看看主场。

前几天我去看骑士对凯尔特人的比赛,在更衣室碰到记者玛拉。

昨天是瓦登的39岁生日,我和文霍斯特琢磨带他去一个特殊的地方。毕竟这是特殊的日子,不需要特殊服务,也需要特殊待遇。

《阿克伦烽火报》是阿克伦地区的报纸,在克利夫兰地区的影响力,仅次于《老实交易人》。很多球迷都知道,詹姆斯老家是阿克伦,这家报纸采访骑士的阵容一直很强。在玛拉之前,是杰森,杰森后来加入了网站《运动家》,杰森之前,是文霍斯特,文霍斯特现在是ESPN的名记者。

今年的骑士,比不得前几年的火热,赛前更衣室里基本没有人。我跟玛拉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。玛拉今年五十多,是《阿克伦烽火报》的记者,跟骑士队有四五年了。我说以前他们报社都有两个人,今年就她自己?玛拉说,不但就她自己,她还要报道克利夫兰橄榄球的比赛。因为骑士水平差,
没什么人关心,她这个赛季不出差了,就看看主场。

瓦登说他想吃牛排,我非常鄙视。我如果在美国旧金山找煎饼吃,也会被鄙视。文霍斯特也想吃,没办法,有时候地头蛇也要让着强龙,我们就在酒店附近找了一家牛排店。

聊着聊着,我算了算,从我刚开始干这行,骑士的记者都换了好几茬了。

玛拉

牛排味道不错,店里还给瓦登送了一个杯子,弄的瓦登笑逐颜开,老外都容易知足。酒过三巡,就开始扯淡。我跟瓦登认识时间不长,也有四年了,跟文霍斯特认识接近15年了。昨天聊天之后我才知道,瓦登和文霍斯特认识有20年了。说起大家当初相识,现在深圳一起吃饭,非常魔幻。

骑士和很多球队,在安排媒体座位的时候,都把他们认为最重要的放在最前面。现在位置最靠前的几个记者,是《老实交易人》的克里斯,《阿克伦烽火报》的玛拉,《新闻先锋官》的杰夫,还有一个《运动家》今年新来的小姑娘,我还没怎么打过招呼。

《阿克伦烽火报》是阿克伦地区的报纸,在克利夫兰地区的影响力,仅次于《老实交易人》。很多球迷都知道,詹姆斯老家是阿克伦,这家报纸采访骑士的阵容一直很强。在玛拉之前,是杰森,杰森后来加入了网站《运动家》,杰森之前,是文霍斯特,文霍斯特现在是ESPN的名记者。

真个是,人生何处不相逢。

这其中的几个人,杰夫是资格最老的,玛拉其次。克里斯在给《老实交易人》写稿之前,是当地电台的一个主持人。杰夫替代的是芬南,詹姆斯在骑士1.0时代的球迷,可能对这个名字还有点印象。芬南为什么被换掉,说实话我一直没搞明白,他们并不是大报纸,也没有太多人关心。

聊着聊着,我算了算,从我刚开始干这行,骑士的记者都换了好几茬了。

瓦登喜欢喝酒,喝了酒话就有点多,絮絮叨叨,说了很多他和文霍斯特的故事。做体育记者做到文霍斯特这份上,应该是很成功了。美国的赛事多,体育记者也多,四大联盟的每个球队都有多名专职记者,第一梯队的大学也都有专职记者,不同项目还有不同的记者,很多小地方的高中都有专职记者。沃神刚起步的时候,就是报道高中的比赛。林林总总,美国的体育记者应该有几千人,ESPN作为全美顶级体育频道,文霍斯特也算是一个碗。

詹姆斯1.0时代的记者,留下来的,除了文霍斯特,还有四个人。乔恩是骑士官网的记者,斯科特是骑士电台的记者,特里当年和文霍斯特一起从《阿克伦烽火报》被挖到《老实交易人》,文霍斯特随后去了迈阿密,特里留了下来,现在是报纸的专栏作家,就是不怎么去看比赛,写评论的那种。还有最后一个,就是山姆-阿米克。山姆在那个时候好像是自由撰稿人,他一度表示放弃,但还是坚持了下来,后来他去了当地的电视台做嘉宾。离开电视台,他搞了一个网站,去年也宣布网站关闭,从今年开始,他给《体育画报》做记者。《体育画报》从《运动家》的模式得到了启发,也要模仿,在各地招募记者。

骑士和很多球队,在安排媒体座位的时候,都把他们认为最重要的放在最前面。现在位置最靠前的几个记者,是《老实交易人》的克里斯,《阿克伦烽火报》的玛拉,《新闻先锋官》的杰夫,还有一个《运动家》今年新来的小姑娘,我还没怎么打过招呼。

很多球迷知道文霍斯特,是因为詹姆斯。有球迷说,文霍斯特能有今天,还不就是跪舔詹姆斯,没有詹姆斯,他屁也不是。客观的讲,这话也对,也不对。按着昨天瓦登整理的思路,我就回顾一下文霍斯特的职业生涯。

在美国从事NBA记者这个工作,刚开始也没有那么容易。大家都知道,美国的体育是金字塔,高中和大学层面就有很多记者,NBA的位置相对更少。很多记者,都是从高中和大学开始做起来的,譬如沃神以前就是报道高中的。大学毕业就可以直接进入顶级报纸等媒体的,并不多,因为竞争激烈,往往这人有过人之处,或者机缘巧合。文霍斯特当年大学毕业就在《阿克伦烽火报》,是因为当时报纸刚把前一任解雇,正好缺人。

这其中的几个人,杰夫是资格最老的,玛拉其次。克里斯在给《老实交易人》写稿之前,是当地电台的一个主持人。杰夫替代的是芬南,詹姆斯在骑士1.0时代的球迷,可能对这个名字还有点印象。芬南为什么被换掉,说实话我一直没搞明白,他们并不是大报纸,也没有太多人关心。

文霍斯特出生在阿克伦,就读于圣文思圣玛丽高中(SVSM)。熟悉詹姆斯的都知道,这两个地点都和詹姆斯重合。詹姆斯读高中的时候,文霍斯特就读于附近的肯特州立大学,在《阿克伦烽火报》做实习生。那个时候,瓦登也做实习生,报道高中,两人在那个时候认识的。

相对来说,除了ESPN等全美性的媒体,记者的收入并不高。美国有个网站,列举最让人感到惊讶的低薪和高薪工作,体育记者的低薪往往让很多美国人惊讶,就像很多人对汽车工厂蓝领的高薪感到惊讶。克利夫兰一个装配线的工人,可能工资比体育记者高。即便如此,很多年轻人也对这类职位趋之若鹜。一方面是美国真心喜欢体育的人确实很多,竞争激烈,所以媒体才有机会压低工资,另外就是现在进入了自媒体的时代,体育记者的媒体属性,给传统的记者带来了新的机会。

詹姆斯1.0时代的记者,留下来的,除了文霍斯特,还有四个人。乔恩是骑士官网的记者,斯科特是骑士电台的记者,特里当年和文霍斯特一起从《阿克伦烽火报》被挖到《老实交易人》,文霍斯特随后去了迈阿密,特里留了下来,现在是报纸的专栏作家,就是不怎么去看比赛,写评论的那种。还有最后一个,就是山姆-阿米克。山姆在那个时候好像是自由撰稿人,他一度表示放弃,但还是坚持了下来,后来他去了当地的电视台做嘉宾。离开电视台,他搞了一个网站,去年也宣布网站关闭,从今年开始,他给《体育画报》做记者。《体育画报》从《运动家》的模式得到了启发,也要模仿,在各地招募记者。

2003年,詹姆斯被骑士选中。《阿克伦烽火报》报道骑士的记者,没有和报社协商,私自出了一本关于詹姆斯的书。书的内容很烂,卖的也不好,这个行为惹怒了报社,决定找人替换。迫不得已,就让文霍斯特先顶着,每次就说先让他干两三个星期,同时报社在不停的面试别人。这个过程前后拖了几个月,发现面试的所有人,都还不如文霍斯特,文霍斯特就自然而然的得到了这个工作。

至于中国人在美国做体育记者的,就变化更大了。我入行时碰到的记者,还在做这一行的,一只手能数过来。我碰到的第一个记者,应该是段冉,他现在是本网体育的名嘴,当时是给《篮球先锋报》写稿,然后陆续见到了是苏群,杨毅,王猛等各位老师,都是腕儿。当时的其他记者,郑鹏,王忆琼,张再庆,沈知渝,袁俊,不在篮球圈的居多,有些都联系不上了,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

在美国从事NBA记者这个工作,刚开始也没有那么容易。大家都知道,美国的体育是金字塔,高中和大学层面就有很多记者,NBA的位置相对更少。很多记者,都是从高中和大学开始做起来的,譬如沃神以前就是报道高中的。大学毕业就可以直接进入顶级报纸等媒体的,并不多,因为竞争激烈,往往这人有过人之处,或者机缘巧合。文霍斯特当年大学毕业就在《阿克伦烽火报》,是因为当时报纸刚把前一任解雇,正好缺人。

这对文霍斯特来说,是职业生涯的一个节点。有很多刚毕业的网友,给我私信咨询一些职业生涯的建议,很多都是关于未来是否稳定的考虑。只要喜欢,相信自己有能力,稳定都是附属品,你有了能力自然稳定。

篮球媒体在变迁,当时报纸为主,现在都以网站为主。另外中国记者在NBA的地位在提高,这个以前也在很多地方写过。那时候美国球队对待中国记者,就像现在很多地方对待中国游客,生怕中国记者不懂规矩,处处提防,经常提醒。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,尤其是这几年本网真金白银给NBA带来的利益,无论是球队,还是球员,对中国记者的态度明显有个改观。

相对来说,除了ESPN等全美性的媒体,记者的收入并不高。美国有个网站,列举最让人感到惊讶的低薪和高薪工作,体育记者的低薪往往让很多美国人惊讶,就像很多人对汽车工厂蓝领的高薪感到惊讶。克利夫兰一个装配线的工人,可能工资比体育记者高。即便如此,很多年轻人也对这类职位趋之若鹜。一方面是美国真心喜欢体育的人确实很多,竞争激烈,所以媒体才有机会压低工资,另外就是现在进入了自媒体的时代,体育记者的媒体属性,给传统的记者带来了新的机会。

当时报道詹姆斯的,还有很多媒体,以报纸为主。除了《阿克伦烽火报》,还有克利夫兰最大的报纸《平实交易人》,以及另外几个小报。关心詹姆斯的老球迷可能还记得,有鲍勃-芬南,怀特等人。这么多人报道詹姆斯,大家最爱读的,还是文霍斯特。那些说文霍斯特只会跪舔的,并不确切。当时这么多人都有几位,为什么只有文霍斯特做的最好?还是能力。

至于中国人在美国做体育记者的,就变化更大了。我入行时碰到的记者,还在做这一行的,一只手能数过来。我碰到的第一个记者,应该是段冉,他现在是的名嘴,当时是给《篮球先锋报》写稿,然后陆续见到了是苏群,杨毅,王猛等各位老师,都是腕儿。当时的其他记者,郑鹏,王忆琼,张再庆,沈知渝,袁俊,不在篮球圈的居多,有些都联系不上了,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

作为当地最大的报纸,《平实交易人》在骑士的报道上被《阿克伦烽火报》碾压,老板心里非常不爽,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,和文霍斯特秘密集会,把文霍斯特挖了过去。不料那个夏天,文霍斯特大病一场,从6月到8月,昏迷了两个月,一度面临生命危险。等他苏醒之后,《平实交易人》没有反悔,仍然把他招入麾下。

篮球媒体在变迁,当时报纸为主,现在都以网站为主。另外中国记者在NBA的地位在提高,这个以前也在很多地方写过。那时候美国球队对待中国记者,就像现在很多地方对待中国游客,生怕中国记者不懂规矩,处处提防,经常提醒。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,尤其是这几年腾讯真金白银给NBA带来的利益,无论是球队,还是球员,对中国记者的态度明显有个改观。

在《平实交易人》两年,文霍斯特过得很开心。但是报纸的日子越来越难,报社所有的人都要降薪,文霍斯特的收入还没有跳槽前高。正好,詹姆斯去了迈阿密,ESPN给文霍斯特提供了一个工作机会。文霍斯特找到老板,申请离职,老板意味深长的跟他说,“当时你昏迷的时候,我们给了你机会,你觉得在那种情况下,ESPN会给你机会吗?”
一番话说得文霍斯特热泪盈眶,思考了很久,最后还是决定去了迈阿密。

就在文霍斯特跳槽一个礼拜之后,老板也换了东家。当她跟文霍斯特聊天的时候,其实她自己已经找好了下家。文霍斯特说这个事情,给他上了一课,做所有的决定,都要先照顾好自己,因为你的老板也会这么做。

这个结论,跟詹姆斯的观点如出一辙。

在ESPN的前几年,文霍斯特去哪工作,出差等都受限制,随着能力越来越被认可,他的自语度也越来越大。现在他住在Omaha,那里没有任何球队。谈到这里,他说干刚毕业的时候,不要太纠结刚开始的待遇,只要你做的好,一切都会有的。

我在2004年左右,认识文霍斯特,我印象中就是他非常勤奋,一般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媒体室的。他能观察到很多容易被别人遗漏的细节,吸收知识特别快,记忆力也好。如果不是詹姆斯,文霍斯特肯定没有今天,但不是换成任何一个人,都有文霍斯特的今天。说文霍斯特只靠跪舔的,就像说詹姆斯打球只靠身体,给他詹姆斯的身体,他也可以成为詹姆斯。

瓦登在《阿克伦烽火报》实习之后,去报道政治。詹姆斯回到克利夫兰之后,他跳槽到了《平实交易人》,去年有跳槽到The
Athletic,
从今年开始,不再担任骑士专职记者,是全美NBA的记者,饶了一个大圈,也算是心想事成。

吃完牛排,我跟两位道别,想着当初在克利夫兰,我们几人的相见,感慨人生真的很奇妙。克利夫兰是个小地方,除了文霍斯特,瓦登,这么多年还有海耶斯,戴夫,都在那里工作过,现在都在全美的媒体工作。

瓦登让我带他转转,哪都行,任何事物都是新事物,下次再来中国还不知道啥时候。我对他说,别这么说,5年前你也不会想到在深圳吃牛排。

人生何处不相逢,干就完了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